入印文字笔画的穿插避让,能使文字之间气脉连贯,顾盼生姿。同时有利于朱白、疏密的对比变化,克服印面的平板呆滞,增添生动活泼的韵致。笔画穿插避让,不论是上下穿插,左右穿插,还是多方位穿插,皆以和谐为旨归。穿插避让要依据入印文字篆书笔画的特点,作相应的处理,切不可妄加屈伸,致使出现生硬造作的现象,相宜适度才能产生妙趣。篆刻艺术上的平正奇险本是矛盾对立的因素,但是如能处理得当,使对立因素统一起来,能够丰富艺术表现力,增加韵味。历代篆刻家都在不同程度上运用着这一规律,在运用这些对立因素上有突出的成就。各种对立因素在印面上统一,不仅仅是章法问题,必须与相应的刀法相结合才能奏效。黄牧甫章法的巧妙的处理与他那刚健的薄刀直冲结合很好,这对形成他的篆刻风格起了重要的作用。